咨询电话
010-65122017
网站首页
关于亞洲城
业务领域
律师团队
成功案例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致力于企业法律顾问、诉讼与仲裁及非诉业务

法律顾问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亞洲城 > 法律顾问 >

企业小股东权益如何保护?

发布时间:2017-04-21

现行法律框架下的公司制度,股东会对公司事项的决议采用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因此,在实践中,企业小股东的权益被大股东侵害的情况时有发生。作为公司的小股东、公司的合法投资人,应依法享有公司的各项权益,分享公司利润。因此,小股东如何保护自身的权益,如何在自身权益受大股东侵害时,采取合法、有效的方式维护自身的股东权益,对小股东而言就至关重要。笔者将以现行法律制度的相关规定为基础,结合司法审判的相关情况,对此进行梳理和总结,以飨读者;同时考虑到股份公司的特殊性,除特别说明外,本文更多的是针对有限责任公司进行的论述和探讨。

本文为大家分享公司表决权排除制度:

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也称表决权回避制度,是指当某一公司的股东与公司股东大会讨论的决议事项有利害关系时,该股东或代理人均不得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的制度;即在公司股东会的表决事项与某一股东存在利害关系时,则该利害关系股东无权对此事项的股东会决议进行表决。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最主要的功能是防止大股东滥用资本多数决损害公司和小股东利益。

一、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法律依据

现行《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了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决议,该股东或该受实际控制人控制的股东不得参与表决。虽然除上述规定以外,公司法没有再明确规定其他的表决权排除情形,但并这不意味着法律法规未规定的情形就不能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规则,如果出现大股东滥用资本多数决规则损害公司利益和少数股东的利益的,仍应适用该规则。基于此,除上述第十六条规定外,现行司法审判中《公司法》的其他相关规定也被用作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法律依据。

根据《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现今司法审判中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适用的法律依据主要有:

法律依据

解释说明

《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本条之规定为我国现行公司法明确确认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条款,该条款规定:公司为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过股东会决议,且关联股东无权对此决议进行表决。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本条之规定为股东向公司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的情形,即股东对外转让股权需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方可。虽然此条款未明确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但按照此条款的规定,可推定为若股东对外转让股权,转让股东无权对其能否对外转让的事项进行表决,一定程度上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条的约定可以由公司章程另行约定以排除对此条的使用。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的规定: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挪用公司资金;

(二)将公司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者以其他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

(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

(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

(五)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六)接受他人与公司交易的佣金归为己有;

(七)擅自披露公司秘密;

(八)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

我国大多数公司的组织结构往往是公司的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为股东所兼任。因此,此条的规定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对股东的限制;同时,在司法审判中已有相关司法案例将此条款的规定作为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法律依据。

例如: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南市执异字第3号执行裁定书,认定:

我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是,自我交易须经公司股东(大)会的同意,而非董事会的同意,且对于是否准许自我交易这一表决事项而言,无论是公司董事会还是公司股东会,郑某作为与公司交易的董事、股东,其享有的表决权应当回避,此为表决权排除制度的适用,即公司股东与董事和股东(大)会或董事会表决的议案存在特别关联关系时,这些关联股东或董事及其代理人不能以其所持表决权参与表决,所适用情形包括“批准公司与股东或董事之间的交易”。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规定:

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八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此条之规定,规定了股东在未履行、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出资时,股东会决议有权对该股东在利润分配、新股认购等方面的权利进行限制。同时,按照第十八条的规定,股东会决议有权将未履行或为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解除股东资格。

虽此条未明确规定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但现行司法审判中已有多个案例将其作为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适用的法律依据。

例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5)厦民终字第3441号陈雅辉、厦门华龙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叶思源案,二审认定: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的规定,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经公司催缴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返还出资,公司可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因此,华龙兴业公司有权召开股东会决议解除叶的股东资格。因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而被公司股东会除名的决议,可以适用表决权排除,被除名股东对该股东会决议没有表决权。

 

二、司法审判中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进一步扩张使用的情形

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为对公司中小股东权益进行保护及避免公司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侵犯公司权益的核心制度。考虑到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侵犯中小股东或公司合法权益行为的多种多样,虽现行司法情况在明确确定按照公司法第十六条之规定适用表决权排除制度的基础上,又在司法审判中将上述相关条款作为认定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依据,但是仍不能穷尽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用对公司的实际控制,而实施侵犯小股东权益或损害公司利益之行为。因此,在司法实践中,以股东会表决事项与股东存在利害关系为认定基础,针对具体的案件的实际情况又对此作了扩张的使用,具体情形如下:

司法审判中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相关情形

解释和说明

公司向股东支付利息情形下的股东会决议

义乌市人民法院(2015)金义商初字第2982号公司效力确认确认纠纷一案:

涉案公司2015年4月25日举行股东会,并形成股东会决议,其中第四项决议为:通过公司按照每月2%的标准向陈士进、马同宜二股东支付利息的议案。

法院经审理认定:

涉案股东会第(四)项决议表决的事项为公司向股东及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支付利息的事项,该事项与相关股东存在利害关系,在表决中排除利害股东的表决权,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从公司向原告发送的股东会通知及本案股东会决议的记载来看,公司以每月2%的标准向陈、马支付利息为一项议案,鉴于股东马及股东陈、金就是该项议案的利益一方,应当适用表决权排除规则。

作为股东的董事、监事及其他管理人员薪酬决定的股东会决议

在决定董事、监事及其他管理人员报酬时,作为董事或监事及其他管理人员的股东应被视为特别利害关系人而排除他的表决权。对于利害关系被排除的法律效果这一问题,有特别利害关系的股东虽然在这次表决中丧失了表决权,但并不影响其股东地位,其作为股东享有的其他股东权利,如接受股东大会通知的权利、股东会出席权、就利害关系陈述意见的权利、提案权、质询权、分红权等均不受影响。

免除股东责任的股东会决议

应当对于有待被追究或免除责任的股东之表决权予以排除。注意此时对股东追究与免除的责任,该责任是特定股东对公司的责任,而不是该股东对其他股东应负的责任。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司法实践中针对此种情况,也有法院严格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对上述股东会决议作了撤销股东会决议的裁决。

 

三、小股东如何利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维护自身的权益

现行公司制度设立的基础是最大程度上尊重公司的意思自治,即公司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自主安排公司治理机构,配置公司权利、义务和责任的活动。除非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外,一般由公司的自治组织股东会、董事会来决定。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再审(2012)民提字第156号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远东港支行与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振邦集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中进行的论述:

公司法第一条开宗明义规定"为了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制定本法"。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上述公司法规定已然明确了其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体行为,防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小股东或其他债权人的利益,故其实质是内部控制程序,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故此 上述规定宜理解为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对违反该规范的,原则上不宜认定合同无效。另外,如作为效力性规范认定将会降低交易效率和损害交易安全。譬如股东会何时召开,以什么样的形式召开,何人能够代表股东表达真实的意志,均超出交易相对人的判断和控制能力范围,如以违反股东决议程序而判令合同无效,必将降低交易效率,同时也给公司动以违反股东决议主张合同无效的不诚信行为留下了制度缺口,最终危害交易安全,不仅有违商事行为的诚信规则,更有违公平正义。

因此,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范畴,小股东在使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维护自身权益时,应在公司意思自治范畴下维护自身的权益,以前期预设好公司章程、公司管理制度等相关制度安排为基础,同时在权利受到损害时应及时行使撤销权等相关权利进行救济:

  (一)充分利用公司章程的约定,明确适用公司表决权制度排除的情形

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宪法”,根据《公司法》第十一条规定设立公司必须依法制定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因此,在制定公司章程时明确约定适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相关情形,在公司发生上述情形,合理采用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维护自身的权益。

例如: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3)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926号黄某与甲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法院以公司章程规定有表决权排除制度的使用情形,而认定了公司决议的有效性,具体认定如下: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 求法院予以撤销。关于股东会的表决方式,公司公司章程第二十条规定,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必须经代表 百分之七十以上股权同意,同时必须由百分之七十以上股东同意,才能形成决定并于实施。对于公司除名决议来说,被除名股东不但要遵守表决权回避制度,而且其所拥有的表决权数也不应该记入为计算特定多数的总表决权之内,即公司章程规定的表决比例是以除了被除名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所持的股份数作为基数的。由于胡某与涉案股东会决议存在利害关系,故应当排除其表决权。

 

(二)在表决权排除适用出现瑕疵的情况下,及时行使撤销权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同时,考虑到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为管理性规定,因违反表决权排除制度形成的决议属于表决方式瑕疵而应属于可撤销的范畴,股东可以在规定的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之诉。

综上,股东表决权排除制度的设立及在司法审判中的适用,有效的保护了小股东的合法权益,缓解了公司“资本多数决”所来的大股东权利滥用的弊端。

手机版/ 凱發/ 和记娱乐/ 神话娱乐/